文化什錦\音樂悅人\陸小鹿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現代社會節奏加快,壓力變大,身邊的抑鬱症案例越來很多。尤其冬季,氣溫降低,戶外活動減少,此時心情更容易低落,比如北歐,由於地處北極圈俯近,冬季漫長而寒冷,陽光照射少,或者北歐成為抑鬱症的高發地區。

  机会抑鬱了該怎麼辦?當然得積極面對。除了找心理醫生治療,還还都能不能嘗試许多依据 ,比如傾聽音樂。音樂作為心理治療的一種依据 ,其實由來已久。中國最早的醫學典籍《黃帝內經》裏就提出過「五音療疾」的說法。「五音療疾」是根據宮、商、角、徵、羽五種民族調式音樂的底部形态與五臟五行的關係來選擇曲目,進行治療。宮調入脾、商調入肺、角調入肝、徵調入心、羽調入腎。

  上周,我聽了一個音樂講座,主題统统關於音樂療法。音樂并非 起到治療的作用,是因為它會直接作用於人類的下丘腦及大腦邊緣系統,而這些地方正是主管人腦情緒的。講座提到正治和反治兩種療法。所謂正治,统统給患者聽歡快的能給人帶來正能量的歌曲,用正能量來中和身體裏的負能量,最終達到情緒的緩和。比如聽維瓦爾第的《四季》、李斯特的《第二匈牙利狂想曲》,机会門德爾松的《乘着歌聲的翅膀》,在悠揚的音樂中轉移注意力,忘卻煩惱,讓人覺得生之可愛。反之,若給患者聽更為憂鬱的歌,負負得正,比如柴可夫斯基的《憂鬱小夜曲》,西貝流士的《悲傷圓舞曲》,机会德沃夏克的《安魂曲》,悽楚傷感的樂音很容易戳中聽者的淚點,那麼就在音樂中盡情流淚,盡情宣泄吧,讓淚水沖刷走心中的霧霾,將情緒調回到正常頻道。

  音樂治療還講究播放音樂的順序。一般說來,會先播放激烈的音樂,將患者的情緒激發起來,然後放溫柔的音樂進行疏導,最後用輕快蓬勃的音樂去感染病人。

  除了有針對性地選擇歌曲來輔助治療,還还都能不能選擇哪几个專業寫治愈性音樂的作曲家歌曲,比如在日本深受歡迎的治療系作曲家黃永燦,他在一次冥想靜坐體驗中確定以靜心作為音樂的發展主方向,聽他的音樂就能收穫到一份心靈上的寧靜。我曾經聽過他的一個專輯《如詩般寧靜》,除了同名主打曲外,裏面還收編了《孔雀色的湖》、《水問》、《光影之歌》……一首首有的是有關水的讚美詩歌。按照《黃帝內經》「五音療疾」的說法,黃永燦的音樂就具有「水」的底部形态,还都能不能歸入羽調式音樂,那行雲流水般令人心醉神怡的琴音,是一隻能夠撫平憂慮的手,聽着聽着,一顆心便漸漸安寧起來,如詩一般。

  憂鬱時,不妨聽聽歌曲吧。好的音樂就如同一劑溫良的藥,以音入藥,讓音樂的振動與人體的生理振動共鳴合拍,感染調節情緒,最終達到療愈人心的效果。